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简介» "刑事司法改革新形势下辩护工作的开展"专题讲座成功举办

"刑事司法改革新形势下辩护工作的开展"专题讲座成功举办

  2018年10月18日下午,由重庆市大渡口区司法局主办的“刑事司法改革新形势下辩护工作的开展”专题讲座在该局举行,这是该局贯彻落实加强律师“扫黑除恶”辩护业务培训的举措之一。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证据法学研究中心主任、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研究人员潘金贵担任主讲嘉宾。潘教授从实务角度出发,为在场律界同仁带来了一场精彩讲演。

  

开场发言

      讲座伊始,潘教授以具体案例作引子,指出当前刑事辩护的空间非常大,刑事辩护大有可为,刑事案件的基本特点决定了刑事辩护风险与机遇并存,从事刑事辩护工作可以带来较大的成就感。本次讲座内容主要分为三个部分:

  (一)关于“扫黑除恶”中如何开展辩护工作

  潘教授首先指出在扫黑除恶不断深入推进的情况下,案件数量增多,更多涉案公民需要律师提供法律帮助,律师的业务空间和辩护空间都会增大。同时,黑恶案件刑事辩护也将面临在刑事政策影响下,成功辩护几率降低等风险。在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情况下,潘教授认为,首先辩护律师应当大胆开展辩护工作,为当事人提供法律帮助但不应轻易向当事人作出承诺。其次,在黑恶势力的认定、个罪的辩护等方面要更加重视充分和侦查人员及相关办案机关沟通,充分发挥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律师作用,争取最有利于当事人的结果。再次,在涉黑案件辩护中,辩护律师要加强业务素养,充分熟悉相关法律、司法解释、政策性文件以及地方司法机关制定的相关规定,要谨慎取证、尽量依据控方案卷提出辩护意见、慎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等。最后,潘教授强调律师参与黑恶案件的辩护一定要有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严格依法依规展开辩护活动,依法维护被追诉人的合法权益。

潘教授主讲发言

  (二)《监察法》实施后辩护工作如何开展

  潘教授认为,客观地看,由于《监察法》没有规定辩护律师可以介入监察调查阶段,同时监察案件的特殊性决定了此类案件的辩护将面临取保难、不诉难、无罪难等问题,这肯定会极大影响辩护律师在职务犯罪领域的业务开展,但是辩护律师不能因此悲观,更应当积极开展相关职务犯罪的相关辩护工作。对此,潘教授提出如下几点建议:1.在监察调查阶段,以提供法律咨询的方式开展辩护工作,不必简单地拒绝被调查人家属的咨询、委托。2.根据《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提出的留置措施和刑事强制措施衔接的基本方案,辩护律师要高度重视监察调查终结移送起诉后,检察机关先行拘留,十天之内作出是否逮捕决定的这“十天黄金救援时间”,和检察机关充分进行沟通,尽量争取检察机关作出取保候审的决定。3.在审查起诉阶段,对于监察案件存在的问题,要加强与公诉人的交流,在“定性、定量”上争取有所成效,尽量不要把“问题”带入审判阶段,同时要正确处理提出辩护意见和“退回补充调查”之间的策略把握。4.在审判阶段,对于职务犯罪案件,要正确处理认罪认罚从宽、非法证据排除等相关问题。

  (三)检察机关“捕诉一体化”改革后辩护工作如何展开
潘教授认为,“捕诉一体化”改革对于辩护工作带来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一方面,由于逮捕责任的加重和错案追究机制的逐渐完善,承办检察官有可能会从严把握逮捕标准,以公诉标准来把握批捕案件,宁愿采取不捕来规避可能存在的风险,逮捕率可能会下降,辩护律师在逮捕阶段申请不批准逮捕从而争取到对嫌疑人采取取保候审措施的几率增大;另一方面,长期以来,实践中逮捕措施一旦采取,会产生近乎于“绑架”起诉乃至审判的问题。这个问题在“捕诉一体化”改革后,由于是承办人“自捕自诉”,必然会导致变更强制措施可能性降低、启动羁押必要性审查难度加大等问题。此外,“捕诉一体化”改革后,“检察引导侦查”的力度加大,案件在证据、法律等方面产生问题的几率相对减少,这也会挤压辩护人的辩护空间。对此,潘教授建议在“捕诉一体化”改革后,辩护律师应当主要从以下方面开展辩护工作:一是应当高度重视捕前的辩护工作,充分和检察官沟通,争取捕前取保候审,避免捕后的工作被动;二是应当重视捕后与公诉人的沟通协调,继续申请羁押必要性审查,不能因为难度加大就产生畏难情绪,该做的工作一定要做;三是在审判阶段要重视认真参与庭前会议,争取把非法证据排除等问题解决在庭前,要加强与法官的交流和沟通,充分发表辩护意见,最大限度地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消息来源:公众号“证据与刑辩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