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简介» “刑事错案中的证据问题”讲座成功举办

“刑事错案中的证据问题”讲座成功举办

  2018年11月29日晚7点,由西南政法大学证据法学研究中心和重庆中钦国彦律师事务所联合主办的中钦国彦·证据刑辩讲堂第二十讲在毓才楼学术报告厅举行。本次讲座由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毛立新主任担任主讲嘉宾,我校证据法学研究中心主任、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研究人员潘金贵教授担任主持人,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张吉喜教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蒋林庭长、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研究室曾庆云主任、重庆中钦国彦律师事务所刘云飞律师担任点评嘉宾,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李昌盛教授、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刘梅湘教授出席讲座。此次刑辩讲堂的内容对于正确认识证据问题的重要性,提高证据分析的能力,唤醒同学们的证据意识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在场师生受益匪浅。

  

  现场嘉宾合影

  错案是一个敏感而又不能忽视且不可避免的问题,冤假错案产生的核心在于证据问题,在毛立新主任的领导下,尚权律师事务所启动“蒙冤者计划”,代理申诉并改判无罪了部分冤假错案。讲座第一部分,毛立新主任以其成功代理的福建缪新华等一家五口杀人分尸案为例,结合办案经验,对刑事错案进行总结,重点阐述了证据分析的方法和技巧。

  

  毛立新主任主讲

  毛立新主任首先介绍了本案的基本案情。接着,毛立新主任分析了本案证据存在的问题。

  第一是杀人现场即缪新华家中,按照缪新华的供述,其是用手抵在被害人的脖子上抵在墙上,但在墙面却没有提取到任何痕迹,而当年案发现场的墙是白灰墙,却没有在被害人身上发现沾有的白灰。缪新华供述双方有发生搏斗,但在尸检时没有提取到指甲内嵌的内容物,但究竟是提取未入档案还是未提取没有记载。案卷记载缪新华是用右手掐死被害人,但实际上是缪新华因右手受伤,常年惯用左手。至此,第一现场是否能证成存疑。

  第二是分尸现场即洗澡间。洗澡间空间狭窄,根据常识根本无法容纳多人在内实施分尸行为。洗澡间没有发现被害人血迹,而唯一的证据即公安机关在下水道弯口处的混合物里提取的三根毛发,经过多次送检,最后经过mtDNA鉴定是被害人的毛发,鉴定结果吻合度达99.999%,类似于DNA认定结果,几乎可以做同一认定。除此之外分尸现场再无其他证据,但这个证据却经不起推敲。

  首先,来源不清,混合物中垃圾、泥巴很多,却没有里面的三根毛发的提取过程,如果是从里面提取到的,理应有血迹、骨头渣子和肉沫,但混合物中却只有毛发,且三根毛发只有被害人的,没有发现家里其他人的毛发(家里人用浴室多年),逻辑上无法直接起诉;并且为何这份检验报告突然恰巧出现在一审判决前。

  其次,尸检报告显示被害人头发为棕色,但送检的三根毛发却是黑色。另外,法医学上的mtDNA鉴定不能用于作同一认定,只能用于排除,因为同一个母系遗传基因都是相似的,而辽宁省公安厅刑侦所却做得是同一认定,因此鉴定结论是不成立的。

  再次,即使毛发是死者的,也不能说明洗澡间就是分尸现场,因为二人同居过,因此混合物中的毛发属于被害人也是可以解释的,可能是以前留下的。

  最后本案的凶器为缪新华家唯一的菜刀(钝),但根据尸检,伤口无断面和砍痕,只有具有一定医学知识或者从事屠宰行业者才能做到。另外,本案分尸所用的砧板(有大量缝隙)和案发当天被告人所穿衣物却没有提取到任何人类血迹不合常理。综合上述分析,毛立新主任认为,洗澡间不可能是分尸现场。

  第三是运尸环节即用拖拉机运输尸块。这一环节存在疑点。首先是拖拉机运动发出的声音大,然而当天竟没有一份证言证明听到任何声响包括拖拉机的声音。其次是装运尸体的拖拉机上没有提取到任何痕迹物证,也没有任何人证明清洗过拖拉机。

  第四是抛尸现场。从路边走到抛尸的房子之间全部都是泥巴路,且案发当天下着雨,路上却没有留下拖拉机的车辙、脚印,尸体上套着塑料袋,无被告人公认戴手套作案,尸体反复搬运,却没有发现任何记载关于是否有被告人指纹。

  再次,毛立新主任分析了被告人没有作案动机和时间。从犯罪侦查学角度,行为人分尸的原因主要有个人作案、居住在人群密集区不便运输尸体、为了泄愤和为了消失灭迹等特殊需要,而本案完全没有分尸的必要。一是本案并非个人作案且缪新华家住偏远地方,完全可以选择其他更方便的方式抛尸;二是缪新华与被害人感情很好,并未参与被害人的生意,不可能因言语不合而杀人分尸,尸检显示被害人已怀孕,胎儿组织物是否被提取以及是否做鉴定没有记载,尸体被从腹部到外阴部导致子宫外露,属于没有必要且无关的泄愤;三是缪新华无法供认被害人随身携带的财物去向,这对于已供述杀人分尸的行为来说,是不符合逻辑的。另外,根据网吧记录等相关证据可以推测,缪新华应该在晚上10点至10点半离开网吧,因此晚上9点多案发时被告人根本不在家,没有作案时间。

  综合上述分析,毛利新主任等认为本案属于刑事错案,经过律师阅卷、现场考察和证据分析后,本案最后开庭改判缪新华无罪,被告人和被害人亲属达成和解。

  分析完案件后,毛立新主任总结了刑事错案的三个特征:一是现场没有能够指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实物证据;二是主要靠口供定案,但口供的合法性、真实性均存在明显问题;三是都有一些能够证明被告人无罪的证据,可以证明被告人被告人没有作案时间等。

  随后到场嘉宾对本场内容作了精彩的点评和补充。曾庆云主任认为本案属于典型的“起点错,跟着错,错到底”的错案并谈了自己的三点启发。刘云飞律师站在公安机关的立场,提出了侦查机关面临的困境,接着他提出我国的法治在进步,公安机关也在作出改变,冤假错案在不断减少。最后他认为收集好证据是解决刑事错案的关键。蒋林庭长结合自己的审判经验,首先肯定了毛立新主任对案件证据层层剖析且每个点都有理有据的做法,其次他不赞成错案的说法,他认为这种情形应叫冤案更合适。接着,他补充了刑事错案的四个标准并提出三点建议。最后张吉喜教授作了总结性点评,张教授认为本次讲座的内容对于学习刑事法专业的同学来说非常有益,同时也希望同学们要善于对讲座的主题进行理论提升和思考,梳理和总结。

  

  观众提问

  最后,讲座进入现场提问环节,同学们纷纷踊跃发言,提出了许多极具研讨意义且紧扣刑事诉讼和证据的问题,如如何防范和纠正确认偏见,达到有效侦查但又避免冤假错案?辩护律师在刑事辩护中如何与法官交流并说服法官?侦查阶段如何发挥辩护的功能,防止冤假错案?毛主任都一一作出了精彩回答。至此,本次讲座圆满结束。

                                                                                                                                                                (信息来源:公众号“证据与刑辩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