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新闻» 学术交流类» “监察法实施背景下职务犯罪辩护如何开展”讲坛成功举办,中心研究人员潘金贵教授、高一飞教授参加。

“监察法实施背景下职务犯罪辩护如何开展”讲坛成功举办,中心研究人员潘金贵教授、高一飞教授参加。

  2018年4月19日晚7点,由西南政法大学证据法学研究中心和重庆中钦国彦律师事务所联合主办的中钦国彦证据·刑辩讲堂第十七讲在毓才楼学术报告厅举行。本次讲座以讨论的方式进行,由我校证据法学研究中心主任、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研究人员潘金贵教授担任主持,我校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研究人员高一飞、重庆市第三中级法院院长卢君、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研究室主任曾庆云、重庆市中钦国彦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树乾担任主讲嘉宾。讲座分三部分进行,探讨了以下问题:监察法与刑事诉讼法如何衔接;在监察法实施背景下律师如何开展辩护;监察法实施后检察院、法院如何保障被追诉人的辩护权。

         现场嘉宾合照

        就监察法与刑事诉讼法的衔接而言,嘉宾们既讨论了二者衔接的宏观特点,又分析了可能涉及的具体问题。高一飞教授认为把握这一问题需要对监察委的性质有正确认识,即监察委是一个政治机关,是党政合一的机构,具有党的监督和国家监察的双重属性。曾庆云主任详细说明了衔接过程中可能存在争议的具体问题,包括管辖、决定逮捕的部门、留置期间检察机关能否提前介入、退回补充调查中的期限计算、不起诉的救济主体、监察委立案初核阶段获取的材料是否需要转化、讯问录音录像的性质以及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中能否要求调查人员出庭说明情况等。赵树乾律师认为监察法具有综合性,难以同刑事诉讼法无缝衔接,重点在于证据的收集、运用要遵循刑事证据规则。卢君院长从监察法出台的后续影响出发,认为监察法只规定了一个基本的法律制度,刑事诉讼法应当进行修改,确认监察法的最新修改成果,细化监察法中收集证据的原则性规定。

  

嘉宾发言

       在监察法实施背景下律师如何开展辩护的问题上,嘉宾们主要围绕着监察法出台对律师辩护的总体影响和律师能够从哪些方面展开辩护进行讨论。赵树乾律师认为在调查阶段律师可以通过为家属提供咨询、代为进行申诉的方式发挥作用,但不能突破底线。同时,由于监察法将职务犯罪调查权交由监察委行使,在法庭中控辩会更加平等,法官会更加中立。高一飞教授认为监察法的取证要求高于刑事证据规则,从而为律师提供了辩护空间。曾庆云主任强调要把握监察法实施主体、监察对象、监察委职能和所采取措施的双重性,并指出监察法实施以后实体上的辩护空间有所增加,如自首标准的把握、主体的认定等。卢君院长认为,从监察法的价值取向和采用“调查”而非“侦查”的表述看,律师在调查阶段不能介入,但调查权与审查起诉权分开行使,有利于辩护进行。

  

嘉宾发言

       至于监察法实施后检察院、法院该如何保障被追诉人辩护权的问题,嘉宾们从观念、规范和主体等角度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曾庆云主任指出,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在相关文件中已规定,对于监察委移送的案件,辩护律师自审查起诉之日起享有一审案件相应的权利。卢君院长认为法官应当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和程序正当性的要求,注重审查供述自愿性、充分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此外,还应在审查起诉阶段实行辩护律师全覆盖,保障辩护律师的阅卷权和调查取证权。赵树乾律师认为所处的角度会决定做事的倾向性,辩护律师应以合法证据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高一飞教授认为辩护权的保障主要侧重于对程序性权利的保障,并从良法和善治两个方面提出了具体途径,即建立完善的程序规则和保障法官独立。

  

观众提问

        在讲座过程中,现场观众也积极参与,提出了许多极具实践意义的问题。如检察机关该如何制约监察委,如果监察委在调查期间违法扣押,检察机关能否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又如在反腐败态势“上热、中温、下冷的背景下,案件可能由省级监察委调查,市级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这种级别不对等该如何处理等。

  

潘金贵教授总结

        最后,潘金贵教授总结到,监察法的实施带来了我国法律体系和权力架构的改变,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背景下,该如何在尊重审判权和被追诉人基本权利的基础上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还需继续加强研究。

                                                                                                                                       (信息来源:公众号“证据与刑辩论坛”)